您现在的位置: 富阳新闻网_春建 > 新闻中心 > 田园春建 > 那是我想要睡的村庄

那是我想要睡的村庄

富阳新闻网_春建   2009-07-27 05:14:24 作者:SystemMaster 来源: 文字大小:[][][]
    (作者 邹滢颖钱塘江向西,依次是富春江、新安江和千岛湖,不同的段落有不同的名字,但一路山水清越,渔舟唱晚,或白石浅滩或秀峰出水,舟子在江上捕鱼,农夫于溪边看鸭,时而喧闹时而阒寂。化工这儿抹一笔山,如黛;那儿落一渺水,如烟,更多的时候它沉默,用明镜般的空来拓宽天地,慢慢做成了人间奇货。
 
    这江水流到富阳境内,出落得愈发秀丽,有画家黄公望者,于五旬之后,隐居于富春之畔,倾毕生的积累,今日摹一石,明日临一树,日复一日,前后十年,终于把山水烟村请上了卷轴,一幅《富春山居图》仅以局部便击碎了后人的目光。那画中山川浑厚,草木华滋,村落、平坡、亭台、渔舟等人间烟火散落其间,是令人想往的栖息地。
 
    痴迷富春山居图的人,痴迷于在那样的画境中睡上一晚。也是凑巧,近日我竟随了一些作家朋友去了实地,富阳春建乡大唐村。这村庄就在《富春山居图》的气场内,依山傍水,水库珠连,田舍俨然。有存世三百余年的孙氏家庙,青砖小瓦马头墙,暗色的木门外是绿得发烫的初夏。这时雨就下来了,点点滴滴从檐头落下,点点滴滴湮湿了天井里旧了的苔藓。这雨要是下在入睡时的村庄,便足以让人细听,竹叶上的沙沙,荷花缸里的嘀嗒,黄狗身上的呜噜,睡下的人有舒适的微凉,感觉雨像束面落进了冷水锅里,簌簌的,听着倒是越来越有安全感,雾岚包围了村庄,醉氧替换了失眠,这是我想要睡的村庄。
 
    此处的乡野,森林覆盖率达81%,山间坡地遍植茶树、桑树、桃树、李树且有中药材,没有工矿企业,农人在其间,守着清明的天地、桃花源般的日子,放轻松便可发家致富。这样的村庄是传统中国科学发展以后的模样,设若中国大地上每一个村庄都能不被水泥蚕食,只是生产优质农产品,空气清鲜,农人快活,那每一个村庄都是我想要睡的村庄。
 
    我的一个朋友,农人之后,他曾经告诉我,他的父亲最快活的是站在丰收的稻田前,那是一片沉甸甸的金色,是他的父亲亲手制造出来的气象,是付出多少汗水就有多少收成的实在,田地不会欺骗不会隐瞒。可如今他的父亲再也不能站在这样的田野前心满意足,因为良田已被村里出让给外来的化工企业,这样的村庄不再是令人想要睡的村庄。
想起赵本山的《落叶归根》,他在这本电影里的表现让人产生笑意的同时,终于催生出了敬意。其中有一段他坐在大车上的朗诵,可以引人作无数的跟随:
 
    如果我的祖国是一棵大树,我就是一片树叶,我摇啊摇,我真快乐!
 
    如果我的祖国是一张眠床,我就是一个婴孩,我睡啊睡,我真快乐!
 
    如果我的祖国是一个村庄,我就是一亩稻田,我长啊长,我真快乐!
 
    快乐的村庄,令人安心的村庄,在春建乡看见,在睡梦里等待。

网站制作:富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