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富阳新闻网_春建 > 新闻中心 > 田园春建 > 梦回“大唐”

梦回“大唐”

富阳新闻网_春建   2009-07-27 05:14:44 作者:SystemMaster 来源: 文字大小:[][][]
    (作者 吴志翔)人是很容易被文字所蛊惑的。中学时读了宋濂的《送东阳马生序》,觉得所有东阳人都是刻苦学习的楷模;读了王维的《山中与裴秀才迪书》,觉得那种“深巷寒犬,吠声如豹”的意境独能摄人心魄;读了吴筠名篇《与朱元思书》,虽然现在只能记住其中“从流飘荡,任意东西”等寥寥数语,但富阳桐庐一带山水美如人间仙境的印象却是深深地刻在记忆中……

    与吴筠的文字多少有点关系吧,二十年前的某个周末,我独自一人背包从学校出发,穿过九溪十八涧,沿着钱塘江富春江一路上溯,走到了富阳县城。那一路上,田野里油菜花开得正旺,我装成一个诗人的样子饱览着沿途风景,经过一个船埠头我必定要走到水边坐下酸酸地沉思半晌,遇见在耕田的农民还要像小知识分子一般跟他搭上几句话。穿着烂球鞋的脚很快磨起泡了,我踮着脚尖走路,眼见天越来越黑可县城却似乎越走越远,我鼓起勇气拦了一辆拖拉机,才算逃掉了露宿野路的下场。今天说起来好像要令人笑掉大牙的,我在小旅店里住下以后,掏出卡片就写起诗来。

    对于这样的出游,如果不怕难为情的话,还可以做出形而上的解释,“十八岁出门远行”啦,“流浪的冲动”啦,“自我放逐于乡野之间”啦,“生活在路上在别处”啦,诸如此类。但有一点显而易见,时至今日,渴望短暂地逃离令人糟心的城市,到空气清新、溪水清洌、环境清幽的乡村去度个假,休个闲,这样的人是越来越多了。我当年在乡间土路上踽踽独行时,因为鞋儿破、尘满面,手里还握着一柄雨伞,估计很多人是把我当成乞丐的;但今天却能获得一个更时尚的名称,比如“暴走族”、“行者”或者“驴友”,等等。由此可知这样的出游对很多人很多家庭来说已成为一种基本的生活方式。我们姑且抛开那些玄之又玄的动机吧,大批的城里人往乡村跑,不是采访不是采风也不是采花,他们主要就是冲着可以让人放心呼吸的空气去的,冲着可以尽情撒野的环境去的,他们基本上就是想“自驾游”一把,“农家乐”一把,“原生态”一把。

    富阳春建乡大唐村,就是这么一个可以满足人们身心需求的目的地。不太远,不太近。不太现代化,也不是很落后。我去的那天适逢下雨,站在杨庚坞水库、百鸟坞水库的大坝上,感觉水是绿色的,山是绿色的,连空气也是绿色的。我有些贪婪地呼吸着空气,想好好润洗自己已被城市废气弄脏的肺。水库下面是规划过的生态农业的茶园果林。据说在山庄里,“春可赏桃红梨白,夏可啖杨梅枇杷李子西瓜……”还可以吃土鸡,尝野味,喝点杨梅烧酒。有好吃的东西当然比较惬意,但好吃的东西哪里都有,为什么要跑到这里来吃?一是为了环境,好山好水好胃口;二是为了心境,这里的时光像丽江一样比较“柔软”;三是为了放心的味道,这里可以吃到带着露珠的、刚洗掉泥土的作物,就像在渔港吃到的海鲜最新鲜,在生态农庄吃到的瓜果蔬菜鱼肉应该是不但有味道,而且最让人放心的。网上有个段子说:“这年头,无论是做菜的还是……,放心的肉是越来越少了;无论是婴儿喝的还是……,放心的奶是越是越少了;无论是家禽下的还是……,放心的蛋是越来越少了;无论是饲养的还是……,放心的鸡是越来越少了”,内容很鄙俗无法全部引用,但所指涉的现实却是无比真切。体验原生态,应该是无数城里人跑到农村去休闲的一个目的,尽管大伙儿骨子里还是比较叶公好龙,能接受的,真正喜爱的,其实是乔妆打扮过的“原生态”,就像男人喜欢的女人总是经过精心化妆却能给人“天然去雕饰”的感觉一样。

    站在春建乡大唐村的濛濛细雨中,看着满目翠绿,看着农家前因为来了陌生人而显出惊奇神色的乡亲,我这个在城市的染缸里浸泡了二十年、早已养成一副爱讥诮爱嘲讽心态的人,好像也变得有点儿女情长起来。这是真的,我想起了自己那个早已沦陷的家乡,她在前些年被开发成了一个工业园区。曾经也是满目翠绿,曾经也种满了各种作物,如今的环境却比城市里还要糟糕。几年前我在新西兰也有同样的感受,总觉得那些村庄像极了我小时候的家乡,白墙红砖掩映于绿树之间,炊烟笼罩着乡野,院前筑着篱笆,牛羊在草地上放牧,蜻蜓蝴蝶在翩翩起舞,七星瓢虫爬在丝瓜的藤萝上。借助于空间的变动,记忆获得了拯救,时间也被偿还。在这一点上,无论是一万公里的飞行,还是一小时的车程,所达成的心情是相似的。

    今天时尚的人们都爱把乡居说成什么“诗意的栖居”,还动辄引用几句海子的诗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近年来我对于类似的标榜和夸饰一直都很不以为然的,认为城里人无比矫情地、一厢情愿地把乡村变成了一个“想象的乌托邦”。鲁迅当年不是也嘲讽过那些赞叹“真是田家乐呵”的酸文人吗?还把摆pose装粗人玩什么“荷锄带笠图”看成一大俗。……不过,当一个人真的置身于“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巅”的环境里,城市化智性生活所赋予我的充满着犬儒主义的想法就可以暂且抛开。让乡村的醇厚覆盖了城市的凉薄,把城市的批判让位给乡村的抒情吧。我们谁不是农业文明养育出来的呢?我现在甚至把小农意识也看成褒义词。无论富豪、中产还是小资,骨子里都是小农。所以富豪要去住乡间别墅,中产要去远郊近乡自驾游,小资要去各个多少还有点遗风旧俗的村落去转悠,大家都愿意亲近自然,亲近作物,亲近土地。毕竟,那蓝天白云是真的,那青山碧水是真的,那本鸡土蛋是真的,那好茶醇酒是真的……身体需要休闲,思想也需要放假,不如好好饮酒,何妨梦回大唐。

网站制作:富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