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正之窗
 
| | | | | | | |
 
【老夏春秋】时间如水
海正之窗   2017-12-11 00:51:55 作者:SystemMaster 来源: 文字大小:[][][]

    周五,早晨叫醒的铃声清脆响起,躺在床上的我,还可再呆半来个钟头再出发。因为设置了二次叫醒铃声,第一次是5:40,而第二次是6:20。这样的设置,给自己有充裕的时间准备,去搭乘6:30的第一个早班车去食堂吃饭。能提前半小时到办公室,也算是我“笨鸟先飞”的作法,仿佛一天的工作,能在轻松愉快中起步。

    现在未等第二次铃声响起,我已洗漱完毕,考虑周末到了,我得把寝室整理一下,将积存多日的垃圾送去楼下马路边的垃圾桶。觉得时间还早,我也没有急于搭乘刚才急匆匆下楼的一位工程人员的私家车,而在等待经常搭乘的那些熟悉的小车去食堂早餐。

    自“十一”以后,上班的作息时间从“夏令”改为“冬令”,好在早上的上班时间没变,原设置的早晨叫响铃声也就无需调整。现在我正优哉游哉站在宿舍岔路口等候从院子出来的小车,笑看马路对面那些在小摊烟熏火绕中等待煎饼出炉的食客,感觉自己的肚子也有点饿了。这时,手机铃声响起,电话那端似乎发来疑问:夏老师,今天是否身体不舒服啊?“没有啊,我正在路边等车呢”。办公室主任这么早来了电话,还询问身体情况怎么样。或许人家一早要去开会,可能有什么事情要作个交待吧。可主任接着说,他以为我今天有什么事,到现在还不来办公室。

    怎么啦,难道上班时间已提前了吗?我不由得打开手机看看时间。哎呀,糟了!分明刚才还是以为六点半的辰光,已是七点半多了,这钟头竟然溜走了一个小时。这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时间去了哪里?

    本当还悠闲等车的我,自接了电话后竟弄得脑子一片空白。因为分明记得早晨第一次的铃声响起,我就稍微再躺了一会,也显然记得没有睡“回笼觉”呀。我真得有点懵了,在真切的时间面前,仿佛一下子成了撒谎的孩童,难道是犯老年痴呆症的前兆吗。我开始回忆从昨晚起一直是好好的,晚饭以后,就匆匆忙忙回房间去观看中央电视台的那场中华诗词大会的巅峰对决,十分欣赏电视里那位16岁才女,也很钦佩主持人董卿才华横溢,能秀满腹的诗词。在对着电视屏幕的诗词大赛那一阵子,作为电视观众的我,一个人也私底下摩拳擦掌地跟着电视回答问题,结果也能答上不少题目而沾沾自喜……可如今,竟成了连时间都分不清的人,还整整相差了一个钟头。

    现在的我如同小学生似的,那学校上课的铃声已经响起,而自己还徘徊在校园外面,不禁有点黯然神伤起来。看看那灰蒙蒙阴天的早晨,太阳也不愿出来作证,难道是阴霾的表象迷惑了对时差的认知?再瞧瞧早餐摊点三三两两的食客,那里已见不到背着书包的学生踪影。满以为从院子鱼贯而出的小车,现也竟见不到熟悉的车影。

    显然这个该死的钟点已错过了班车。毕竟到办公室有8里的路程,我只得求助在镇政府上班的朋友,人家是8点上班,可用小车几分钟就将送达。朋友还没有吃早餐,听说误了钟点,就将我送到了办公室,估摸食堂也过了早餐时间,也只能空着肚子将就一个上午,让茶水灌溉肠胃。

    可我还在寻思,那一个钟头究竟被丢到哪儿,很是惶惶不安,也没了往日从愉快的一天开始的状态,难道正应了时下很流行的时髦话题“时间去了哪儿”吗。我仍在尽力回忆过往的时间,不过仍是一种徒劳的搜寻。时间如流水,既然消失了也就没法找回。我恍然明白,设置叫醒铃声的是我,而掌控时间的还是我,如果一味凭老感觉、按老习惯行事,不去触摸当下的真实时间,迟早会被所谓设定的时间所捉弄。


富阳市委宣传部 富阳日报社 2006-2018 杭州网加盟新闻单位
浙ICP备11032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40358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中心